熱情沙漠 塞上江南(美麗中國)

2018-08-25 09:08:00來源:人民日報

  甯夏中衛沙坡頭
  熱情沙漠 塞上江南(美麗中國)

天際沙漠駝隊。

  孫國才攝

沙坡頭大拐彎。

  資料圖片

乘坐羊皮筏子。

  資料圖片

滑沙。

  資料圖片

  黃河飛索。

  資料圖片

  從空中看,黃河飛流在這裡繞了一個彎,依偎着騰格裡的沙丘,拐出了一個大大的“幾”字。黃河兩岸,一邊是欲斷雲天的中國第四大沙漠,另一邊卻是擁有綠洲田園的“塞上江南”。60多年前,這片天沙盡頭還是一片寂寥。固沙、治沙,“方格模式”卓有成效;保護、開發,而今,這裡吸引了大批海内外遊客,熱鬧非凡。“國内首批5A級景區”“全球環保500佳”……沙坡頭,俨然成為甯夏旅遊的亮麗名片。

  黃河區

  在沙坡頭,奔騰東進的黃河已經變得溫柔起來,給了遊客近距離體驗古老黃河文化與自然魅力的良機。

  穿上救生衣,扣好系帶,便可登上羊皮筏子在黃河上随波逐流。筏子約兩平方米,沒有帆,也沒有舷牆。五人一筏、五筏一組,順流而下,跌宕起伏。黑山峽中浪大時,焦糖似的黃河水與筏子碰撞,濺起的浪花不時打在筏上。雖然緊張,卻大氣不敢亂出。嘩嘩的水聲,伴随筏工“老把式”的講述,合着遠處傳來的《花兒與少年》的民謠,道出羊皮筏子這一黃河特色交通工具的前世今生。

  “不用輕帆與短棹,渾脫飛渡隻須臾。”唐代以前,人們縫革為囊充入空氣用于泅渡,稱為革船;宋代以後,皮囊由動物掏空内髒後完整剝落,故名“渾脫”。民諺:“殺它一隻羊,剝它一張皮,吹它一口氣,曬它一個月,抹它一身油”,麻繩封口,即制成一個渾脫。14個渾脫分3排綁在木架上即為羊皮筏子。

  “老把式”說,羊皮筏子載重1噸,浮力極好,每隔數日隻需往渾脫内吹氣幾口,便能保持浮力。由于筏子隻能順流而下,很難逆流而行,故筏子到下遊後需人力背回上遊再用。14個渾脫的設計既能保證筏子的浮力和安全,又可避免筏子太沉,影響陸上運輸。

  千年的筏子百年的橋。羊皮筏子漂流終點的下遊,即是一座新近改裝的玻璃棧橋。原來的懸索橋上的木闆已全部由鋼化玻璃代替,在橋上可以更直觀地将黃河的急湍猛浪盡收眼底。

  離玻璃棧橋不遠的黃河飛索則更為刺激。飛索從北到南,又從南回北,因為飛跨黃河,又連接騰格裡沙漠,當地人給飛索項目取了個好玩的名字――“飛黃騰達”。

  沙漠區

  沙坡頭,沙是不可缺少的主題。

  沙坡頭的沙給人以海的感覺。不似戈壁的粗犷,也鮮有海灘的雜穢,這裡的沙柔軟而細膩。沙上行走,如海邊踏浪,不知下一腳踩在何處;坡面滑沙,似海中逐浪,握緊滑闆,感受速度激情。沙坡頭更有百米高的沙丘,可以體驗沙漠版的“雲霄飛車”。

  行走沙區,如果細心,便能發現這裡的與衆不同:沙坡上那些精心編制的麥草方格。

  原來,新中國成立初期,為了貫通西北和華北,國家決定修建包蘭鐵路。然而,這條鐵路在中衛需要6次穿越騰格裡沙漠,長度達44公裡,尤其沙坡頭地段屬流動性大沙丘區,風吹沙移,嚴重威脅行車安全。當時外國專家斷言,這條沙漠鐵路不到30年就會被黃沙覆蓋而無法使用。

  為了攻克固沙難題,在科研人員、林場工人和當地群衆的共同努力下,草方格沙障成為鐵路通車初期的主要固沙方式。

  1977年,聯合國防治荒漠化會議在内羅畢召開。作為中國治沙經驗的沙坡頭麥草方格,獲得國外專家一緻認可,并成為最早向世界輸出的中國治沙方案。

  以麥草方格為基礎的治沙模式,在守護包蘭鐵路暢通的同時,也阻擋了風沙向城市侵襲,大大改善了城市生态環境。近年來,通過紮設麥草方格等防風治沙措施,中衛已在騰格裡沙漠邊緣紮設草方格15.5萬畝,營造灌木林14.5萬畝,封禁保護15萬畝,在北部沙漠邊緣建起了60公裡的防風固沙林帶,基本上控制了沙害侵襲。

  夜幕下,運用9D技術講述沙坡頭古老傳說“桂王城與沙陀國”的《沙坡頭盛典》正在上演。作為國内首台大型沉浸式魔幻情景體驗劇,觀衆邊走邊看,在與演員的咫尺互動中,繼續感受中衛人用生命守護家園、用智慧改變環境的偉大情懷。

  而今,驅車行進在中衛楊柳依依的道路上,很難想象這是一座誕生在沙漠邊緣的城市。2012年,中衛推出“以克論淨”的城市衛生環保标準,即道路浮塵每平方米不超過5克,地面垃圾停留時間不超過5分鐘。數年間,幹淨美麗已然成為中衛的“城市名片”。

  臨别時,導遊素素為我們唱起了當地民謠,一句“mià氣得很!”(意味非常舒服安逸)唱出了中衛人喜迎八方賓客的熱忱,也唱出了對美好未來的期待。

  小貼士

  沙坡頭最佳旅遊時間為5―10月,以不刮風天氣為宜。在景區戶外時間較長,強烈建議做好防曬。

  中衛市的枸杞和硒砂瓜是全國馳名的農産品。涼拌沙蔥和八寶茶是當地較有特色的食品和飲品。

孟 揚 朱 磊 唐中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