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興鋼:“鳥巢”之後 再次進入奧運時間

2018-12-20 10:26:56來源:科技日報

  “鳥巢”之後他再次進入奧運時間

  科學精神在基層

  本報記者 矯 陽

  10年前,“鳥巢”築成,驚豔世界。

  2003年,在“鳥巢”設計項目中,34歲的李興鋼擔任中方總設計師。用建築講述當代中國故事的征程,自此開啟。

  身材适中、方形臉,圓鏡片後的眼睛裡,透着一股沉思和睿智,渾身散發着工程師和藝術家結合的氣質。從事建築設計與研究工作近30年,如今已是中國建築設計研究院有限公司總建築師的李興鋼,再次與奧運結緣,肩負起主持2022年北京冬奧會延慶賽區場館設計工作的重任。

  搭建“鳥巢”,融入世界建築語境

  1991年,從天津大學建築系畢業後,李興鋼以優異的成績加入中國建築設計研究院有限公司;7年後,首批入選法國總統項目“50位中國建築師在法國”,而後赴法國進修。

  “在那裡,我第一次見到了以前在書上看到的歐洲著名城市和建築。”徜徉在世界建築藝術瑰寶中,李興鋼如饑似渴地汲取着新知識,并用英文完成了《中法在交通樞紐領域的合作》進修報告,該報告獲法國外交部等主辦方及法國駐中國使館相關工作人員的一緻好評。

  2002年12月,著名建築大師、普利茲克建築獎獲得者雅克・赫爾佐格和皮埃爾・德梅隆,聯袂向中國建築設計院有限公司發出邀請,希望尋找一位熟悉中國文化并擁有國際建築視野的合作者,共同完成2008年北京奧運會主會場的競賽設計工作,李興鋼脫穎而出。

  “既然是合作,就要有自己的思想。”在前期構思中,除仔細聆聽大師的設計思路外,李興鋼還從中國建築師的角度,對“鳥巢”設計方案進行補充、完善,讓“鳥巢”成為融入世界語境的當代中國建築。2003年4月,經專家嚴格評審和公衆投票,“鳥巢”脫穎而出,被确定為2008年北京奧運會主會場、國家體育場的實施方案。

  “當時的壓力很大,絕非常人可以想象。”面對萬衆矚目的“鳥巢”,作為中方總設計師,李興鋼每天都要參與各方的協調工作,又要跟十幾個專業設計人員、多個合作方的工程師溝通。同時,近4000張施工圖紙都需要他簽字總負責,長時間處在高負荷運轉狀态。

  這樣的節奏,一直持續到2008年北京奧運會開閉幕式結束。李興鋼回憶說,那天散場後,自己沒有随潮水般的人流退場,而是獨自坐在觀衆席上。面對空空的賽場和跑道,他思緒萬千,“那是種前所未有的輕松與釋然,内心沉靜”。

  追求“天人合一”,提出勝景幾何

  “跟赫爾佐格、德梅隆合作,在參與國家體育場‘鳥巢’項目的設計工作過程中,我開始對建築結構、形式、空間與幾何邏輯之間的互動和轉化産生興趣。”基于此,2013年李興鋼首次提出了“勝景幾何”理念。

  在這個理念中,人工和自然之間是一種交互關系,二者可以相輔相成,甚至可以相互轉化。“建築不是自我獨立的人造存在,自然也不是純粹的荒野自然,兩者應該是交互和共生的關系。”李興鋼說。

  李興鋼告訴科技日報記者,在參與“鳥巢”設計前,自己的作品更多地表現“中國性”,呈現中國傳統文化與東方古老建築營造方式的融合。

  2004年到2013年,從商丘博物館、建川鏡鑒博物館、元上都遺址工作站等一系列的作品中可以看到,李興鋼開啟了對當代中國建築及理想空間範式探索的曆程。

  通過多年的實踐探索和經驗總結,“勝景幾何”理念漸趨成熟。

  “‘勝景’包含人、景、界面以及叙事和隔離物等要素,展現的是一種建築與自然緊密相關的空間詩意;而‘幾何’與建築本體相關,是結構、空間、形式等互動與轉化的基礎。”李興鋼這樣闡釋“勝景幾何”理念,他認為“勝景幾何”就是讓人與自然之間形成高度的交互并有機結合,即達到中國人追求的“天人合一”境界。

  李興鋼表示,把人工與自然和諧共生的思想體現在城市與建築設計的具體工作中,“‘勝景幾何’的最終目标是營造現實條件下人類的理想生活空間”。

  2015年,李興鋼主持設計了天津大學新校區綜合體育中心,将“勝景幾何”理念充分融入到設計之中。

  遠遠看去,天津大學新校區綜合體育中心就是一幅由光與影交織的畫:一系列使用于屋頂和外牆的直紋曲面、圓弧形狀的混凝土拱,為建築帶來大跨度空間和高側窗采光,形成沉靜而多變的建築風格。

  與奧運再結緣,一切從零開始

  在李興鋼簡潔明快的辦公室裡,最醒目的建築模型就是“鳥巢”。這座極具當代意識的高科技體育場館,成為中國和國際接軌的标志性建築。

  當年的中方設計師李興鋼如今再次進入“奧運時間”,擔任2022年北京冬奧會延慶賽區總設計師。

  同為奧運工程,冬奧會場館的設計與夏奧會場館有何不同呢?

  在接受媒體采訪時李興鋼表示,它們都是奧運會場館,都是為在中國舉辦的國際性頂級盛會服務,設計、建設、運營等都要按照國際奧委會和體育組織的要求和标準去完成。不同的是,冬奧會的雪上競賽場館,特别是延慶的高山滑雪中心和國家雪車雪橇中心,在中國是零建設經驗,設計上難度很大。

  “不像2008年,雖然也有很多挑戰,但畢竟是城市體育場館,有不少以前的經驗做基礎,而延慶賽區連基礎性工作都要從零開始。”李興鋼透露,最開始時連确定的設計任務書都沒有,往屆的場館設計資料也很難找到。此外,延慶核心賽區處在高山密林區域,沒有任何基礎規劃和市政設施,賽區設計要先從整個地區的規劃開始。

  冬奧會場館在選址方面要求異常嚴格。“我們負責的國家雪車雪橇中心選址,就經過了多次專家實地踏勘。”李興鋼說,最後設計團隊結合曆年延慶地區9月到來年3月的氣象數據,将整個冬奧賽季延慶小海坨山在這一時間每天不同時段的溫度、日照、風速及不同山脊接受陽光照射的角度、折射情況等數據進行分析,反複模拟後提出“南坡變北坡”的解決方案。

  從李興鋼的設計資料來看,鋼木混合結構的北京冬奧會延慶賽區高山滑雪中心、雪車雪橇中心及延慶冬奧村輕盈地坐落于山林掩映之中,在皚皚白雪的映襯下,如詩如畫。

  “勝景幾何”的建築理念在北京冬奧會延慶賽區的場館規劃設計中得到充分體現。李興鋼表示,延慶賽區場館秉持的“山林場館,生态冬奧”設計理念,就是要從思想上和技術上強調人工和自然的共生關系。